网站首页|联系我们|加入收藏夹|站点地图|
德谦学堂
网站首页|学堂简介|新闻中心|学堂风采|读经理念|儿童教育|公益事业|在线留言|
海口德谦学堂欢迎您!2013年招生火热进行中……,咨询电话:0898-66660016
学堂公告
德谦学堂周末班开课啦!为了让体制内的孩子们有机会接触和感受经典,诵读中西经典文化,内修精气神,陶冶性情,磨砺坚强意志,全面提高综合素质,学堂特开设周末班。课程由德谦资深教师担任主教,带领儿童进入经典的世界,奠定其一生的品格及才华。 【课程设置】:1.诵读中文经典—经典诵读内容:《论语》 2、习劳—洒扫应对,帮厨。
 
尊敬的读经家长朋友们:德谦学堂将于2015年11月28日下午:3:30在学堂举办公益的亲子读书会、家长读经共学会。学会以:【以书会友、相约经典】为宗旨,将开展一系列别开生面的诵读经典活动、文化交流活动、茶艺古琴修身活动等。让我们一起来品悟中华文化,正心诚意,以德润身,养浩然之气,养天年之颐。 请带《论语》,也带上孩子,离校上小学的家人们,特邀请您和孩子来重温经典,也欢迎新来的家长朋友们参与!
;
经典演讲   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经典演讲 > 正文 

谈五四之文化悲剧与鲁迅《孔乙己》

来源:海口德谦学堂  时间:2013/10/16 17:19:34

1、谈五四之文化悲剧

日期: 2003/12/03 发言人: 糖糖

主题: 对王教授提倡读经的疑惑

内文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很感谢王教授回答我对古代教育的感想一文。可是,我有一个疑惑:我记得,在看过论述古代文化的现代著作中,一些历史学者、宗教系等教授,凭着读过论语、孟子、中庸后的断章取义,不作整个时代的全盘、或其人的生平了解,就为文发表、着书,对儒家大肆地诋毁,而他们不是也读过经典吗?〈而真相,是我读多了一点关于古代文化这方面的书以后,才发现的〉

日期: 2003/12/04 发言人: 王财贵

内文:

如果五四时代(民国八年起的三十年间)的学者诋毁中国文化,他们确实是读过古书来的,但如果国民党败退以后(民国三十八年以后)两岸新的一代还有诋毁者,大都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一类的漫骂,毫无学问了。因为一代算三十年,五四全面破坏,经三十年以后,这个民族的文化就断了传承了,谁还读经?不读经还有什么资格讨论文化学术?

而五四之文化悲剧,是和整个历史悲剧有关的,也就是说它是由于满清入关所导生而来--以文字狱箝制知识分子的思想两百余年,并闭关自守,未能及早与西方相观摩,文化处于停滞甚至退堕状态,依牟宗三先生所说,那是的中国知识分子,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,而没有思想,就没有生命。也就是说不会运用理性解决问题,而只是用生物本能的反应来应付问题。

清末救国的方式是义和团,因为义和团的澈底失败,民国初年又一次为了救国,则不免急切,遂牵怒于文化,牵怒于经典。较温和者,认为经典虽是万世常道,但不适合救急,如吴稚晖,说要把经典丢入茅厕三十年,再捞起来,没想到八十年了,还捞不上来。较鲁莾者,如胡适之陈独秀,必要全盘西化,而全盘西化的前提是先要打倒中国文化,当然首当其冲的是这些经典。

他们不是读过经吗?但清儒自乾嘉以来,一向反对宋儒,他们读书也渐渐丧失了那种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志节--因为皇帝不准他们口气那么大。到了清末民初,那种民族衰象更可想而知了,若非大智慧,有千百年眼光者(如熊十力梁潄溟等),鲜不落入时代漩涡之中。一般如胡适之等,即是无用的读书人也。而天下风气已是如此,所以此辈急躁之人,反而成为社会多数。而革命党人,知革命而已,谁知文化之深远者?所以这些躁进之人,便得到政府的支持,从此以后,以政府的力量,经由教育,先让国民不会读古书,然后灌输全盘西化思想给全国百姓,直到如今,中华民族于是成为现在这个样子!

于今之计,我以为先恢复读书能力,先接近经典再说,至于会不会再出胡适之那种数典忘祖的妄人,则在所不计了。

不过,我一直有一个信心:只要恢复全民读经教育,文化复兴之机会总是大些。何况世上人心还是不死,我也打算将来能和有志者多开如书院之讲学处所,以接引后进,唤醒文化心灵。又世界之进步,大家都已渐有西方东方不必偏废之共识,五四的思想与观念,已然过时了,读经孩子应不会再反对中国文化了。

中西文化的会通,本是一个大时代的大契机,——本来这个会通的路,是五四时就应走的方向——可惜中国白白浪费了八十年——当然也浪费掉了千万人头!

老子十六章所谓 "不知常,妄作,凶!"不知常,就会妄作,一妄作,就只好凶!此意宜教后辈读经小子切记之。

2、中国人什么时候把鲁迅当作文人看,而不当圣人看,则中国人有救了

文章主题:谈谈《孔乙己》

kevin

谈谈《孔乙己》

大概读过高中的人都熟悉这四个字“君子固穷”。这四个字本出自于《论语》第十五篇。可是如今大部分人恐怕不是从《论语》中学到这四个字的,而是从鲁迅写的《孔乙己》这篇小说中。鲁迅用“君子固穷”这四个字来讽刺穷酸不得志还满口文言装有学问的孔乙己。所以今天也有很多人用“君子固穷”来讽刺读古书的人。意思是“你们跟孔乙己一样”。经常看到有人对进行读经教育的人说“好像有君子固穷的酸臭味”。

“君子固穷”的本来意思是:君子固然有穷困的时候,或者,君子穷困的时候也能固守其道。两种解释都有道理。本来很平常的一句话,可是在鲁迅的笔下就变了酸臭味。可见鲁迅笔力之深,令我望尘莫及。

其实鲁迅用孔乙己来调侃一下,本来无所谓。小说,就是写着玩的。把事实夸大,让大家笑一笑。或者讲个故事,让大家思考一下其中的道理。可是我们不能把小说当作历史来看。比如:研究三国史,一定要用《三国志》作证据,而不能用《三国演义》;研究清史,不能用《红楼梦》作证据。当然,如果研究宋朝历史从《水浒》入手,研究唐僧西行史从《西游记》入手,都是荒谬的。因为他们是小说,是被夸大篡改了的,并不是真实的事实。读《孔乙己》也应该抱有这样的态度。读一读,笑一笑就算了。

历史上有没有孔乙己那样的读书人呢?我不敢说一定没有。读一读《三国志》,其中的人物也是愚贤并至。但是愚蠢到孔乙己那个地步的,却未曾见过。

中国历史上向来尊重读书人,又因为经济的问题,读书人一直都很少。通常只要认识字,就会被高看一眼。像孔乙己这样读了半辈子书,却被人瞧不起的,还真不多。除非孔乙己书的确读得很糟糕,否则不至于此。

古代科举考试中,中举人实属不易。举人以上,国家就会终身给与俸禄供养。秀才却没有俸禄,好像如今的大学文凭一样,大学毕业生并不会得到国家的资助。所以秀才也没那么难考。每年一次乡试,都能出几个秀才。考试固然有舞弊的现象,但也没那么严重。今天的高考同样有舞弊现象,可是认真学习还是能考上大学的。孔乙己读了半辈子书,大概也考了半被子乡试,却连个秀才都考不中。可见他书读得糟糕到了极点。

就算没考上秀才,当个老师也可以维持生计。如过老师当不成,也可以帮人写写信,写写状纸。这类的差使收入也不差。孔乙己不是写了一手好字吗?还帮人抄书。怎么就混到如此地步呢?实在令人费解。

是读古书让孔乙己变得迂腐的吗?未必然。曾国藩、张之洞、康有为、梁启超都是读古书长大的,他们并不迂腐。胡适、鲁迅、李大钊、陈独秀也都是读古书长大的,他们也没有很迂腐。可见孔乙己迂腐的与读古书没任何关系。今天有个别学生承受不住学习的压力而精神分裂,就说明今天的教育制度产生精神分裂的人吗?我看大部分的人还都很正常。

当然,这未必是鲁迅的错。小说,只要写得让人喜欢读,读完还有一丝回味,就是不错的小说。鲁迅在《孔乙己》这部小说中做到了。所以《孔乙己》是部好小说。

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小说能反映什么社会现实,反映历史。孔乙己不能代表读书人,鲁镇也不能代表中国社会。我们同样不能认为贾宝玉是宦海世家的产物,曹雪芹本人才能说明问题。所以小说不过能反映作家本人对当时的社会或人的认识,或者反映了作者的某种理想而已。如果把小说中的描写,作为认识当时社会的依据,那么自己真的成为被人愚弄的孔乙己了。

要想了解历史的人或事,还要从真正的史料中寻找蛛丝马迹。

季谦:

此文我以为甚有意思,可相当有力地解消近代以来中国百姓思想之蔽害。

尤其自五四以来,八十六年间,中国人严重地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见了风就是雨,拿了鸡毛就当令箭。无学问,无心思,不敦厚,不沉隐,容易受蛊惑,一窝蜂,一头栽,一刀切。在学术界上,在教育界,在政治界,莫不如此。

文学家之言,是有其情绪的。尤其如鲁迅者流,深通人类的劣根性,专门挑动你的劣根性一面的情绪,(当然,还有更加恶劣的以挑动为能事的人),没有根的人,便随风飘舞了,没有读过书,没有学过礼教的人,也跟着说起什么「糟粕」,什么「重新估价」,什么「吃人的礼教」一类的话来。——这倒真的是一群「孔乙已」呢!——而这一批比孔乙已更孔乙已的蚂蚁们,乃是鲁迅激励起来归在他统帅之下的雄兵啊。

这种现象,我统称为「五四八股」。

他们的辩解可能是:我用刀刺你,是要让你醒过来化,我用锤掼你,是要让你站起来。

结果,醒来了么?站起来了么?

如醒来了,是以什么模样什么德性醒来?如站起来了,是以什么容颜什么动作站起来?有些东西的醒来,是可喜的,但有些则是可怖的,有些东西的站起来,是可赞叹的,有些则是来要人命的。

不究其源,不虑其果,有感而发,发而不管中节一中节,情绪一来,爽快就好,他们往往只破坏而不建设,他们是不负责任的一群。他们的长处只是一个「耍」字。这是古人所以批评「文人无行」所在。「失其本」,是文人的特质。这也是古来文人必自我约束,必以「载道」为宗,而孔子选诗经重在「思无邪」之理由所在。因为一人有情绪,不只一人自受害,其家庭朋友皆受累,但这影响范围还小,尚没大关系。如一国都情绪化,则不仅眼前千万人头落地,其扰攘及于子孙,百年犹不足以制其狂蝎。

在此,益见圣贤用世虑事的深远了。老子所谓「圣人无常心,以百姓心为心」,孔子的「知其不可而为之」,不图一时之快,不骄不燥。其深谋远虑,世人竟视之为「迂腐」而讥讽之。到了吃尽苦头了,还有人不愿悔改呢。

中国什么时候恢复理性,不再被骄纵情狂所左右,则中国有救了。

牟先生究理中西哲学,曾感叹说:西方有许多许多主义,许多许多学派,他们都当好玩热闹看,能用者用用,不能用者,摆在一边,也不必打压。但那些主义一到中国来,就变成宗教,那些学者,就被我们奉之为神。这也是情绪决定,不是理性决定。

中国人什么时候把鲁迅当作文人看,而不当圣人看,则中国人有救了。

中国人什么时候学得幽默一点,宽厚一点,不要再学那副尖酸刻薄的薄福短命相,也及时进德修业,不容易被那些肆意漫骂的文人腔所挑动,则中国人有福了,中华民族长寿了。

| 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德谦微博 | 招生招聘 |

联系电话:0898-66660016 18689639797  电子邮箱:6989102@qq.com

Copyright © 海口德谦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. | 琼ICP备12102652号

 
报名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投诉建议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报名热线:
66660016
家长交流群
51256699